退休并不是马云需要做的计划,马云明年卸职

原标题:退休并不是马云需要做的计划

上图﹕阿里巴巴集团创办人马云(左)宣布,一年后将不再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,届时由集团CEO张勇(右)接任。中新社资料照片下图﹕中国电商巨擘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19年前拿6万美元在浙江省杭州市成立阿里巴巴。图为阿里巴巴杭州总部外墙。中央社资料照片【记者蔡敏姿/综合报导】在9月10日中国教师节这天,中国电商龙头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发表一封题为「教师节快乐」的公开信,宣布他将在1年后,亦即阿里巴巴创立20周年、2019年9月10日,卸任团董事局主席一职,交棒现任集团执行长张勇。马云在信中指出,今日起会全面配合张勇,为阿里巴巴的组织过渡做好準备。在2019年9月10日后,他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成员,直至2020年阿里巴巴年度股东大会。马云说,这是他深思熟虑、认真準备10年的计画。这标志着阿里巴巴完成了从依靠个人特质变成依靠组织机制、依靠人才文化的企业制度升级。马云指出,公司持久发展靠的是治理制度、文化体系和源源不断的人才梯队,公司不可能只靠几个创始人,更何况他深知从能力、精力和体力的角度,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担任公司的CEO(执行长)和董事长工作。「10年前我们就问自己这个问题,如何保证马云离开公司以后,阿里巴巴依然健康发展?」马云说,自2013年他交棒CEO开始,已经靠这样的机制顺利运转5年。1999年创始阿里起,就提出未来的阿里巴巴必须要有「良将如潮」的人才团队和迭代发展的接班人体系。马云说,「世界那么大,趁我还年轻,很多事想试试,万一实现了呢?!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,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。」不过,彭博专栏作家高灿鸣(Tim
Culpan)指出,马云虽已指定接班人,却未安排好阿里巴巴的新营运模式。马云常谈到中国零售经济的前景、如何靠科技的力量执简御繁,及阿里巴巴的目标是建立一个能连结金融、购物、内容、递送及云端服务的平台;但这些仍停留在「梦想」阶段,其中任何一项都尚未达成稳定的获利。他说,马云现在宣布将退休,从事慈善及教育事业,令人联想到微软的盖兹。但盖兹退休后,微软曾经历「失落的10年」,继任者鲍默尔未能抓住行动通讯的大潮,仍执着于个人电脑,使股价长期陷入灾难。另外,在马云发表的公开信中,「未来」一词只出现一次,似乎显示他没有花足够时间,规划阿里巴巴的下一项成就。路透热点透视专栏作家马克(Robyn
Mak),马云的交棒的计画反而留下更多待解的治理问题,首先是张勇将兼任董事局主席与首席执行官,集大权于一身;其次为没有正式职位的马云却仍对阿里巴巴拥有莫大影响力,而这一切变革,对阿里巴巴与旗下子公司的影响也还不明朗。

图片 1

在商界,一年很漫长。

对总部位于杭州的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来说,一年可能还不够。

马云周一宣布,他计划在12个月后将董事局主席一职移交给公司现任首席执行官(CEO)张勇(逍遥子)。马云本人将留在董事会,直至2020年阿里巴巴年度股东大会。

他将自己的离职日期定在了2019年9月10日,这一天,将正值阿里巴巴成立20周年。

图片 2

阿里巴巴现任首席执行官(CEO)张勇

马云在谈到张勇自2015年担任CEO以来取得的成功时,并不是在故作谦虚。在周一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,他盛赞了小自己8岁的这位接班人:

在担任CEO的三年多中,张勇以卓越的商业才华、坚定沉着的领导力、超级计算机一般的逻辑和思考能力,带领阿里取得了长远发展,连续13个季度实现阿里巴巴业绩健康持续增长。

不过,尽管马云已经任命了一位接班人,但他还没有建立一个新的业务模式以供张勇发展。

旧模式眼看山穷水尽

阿里巴巴的营运利润率已跌至历史低点,原因是管理层未能找到新的业务以取代陈旧的电子商务模式。

图片 3

阿里巴巴的营运利润率已跌至历史低点

(注:为消除季节性因素影响,采用了四季度移动平均值)

在各类季度报告和专题演讲中,关于中国零售经济的未来,科技改善民生的力量,以及阿里巴巴将如何致力于打造一个连接金融、购物、内容、配送和云服务的平台,我们已经听过很多说法了。

但这都是梦想。它目前还没有带来任何稳定的利润。

毫无疑问,阿里巴巴在商业上体量极其巨大,但它背后的驱动力,仍然是一种迫使卖家为了获得潜在买家而竞相压低价格的营销模式。在销售旺季,这种做法是有效的,但当业务放缓、竞争对手纷之沓来时,这么做就会带来压力。

还有蚂蚁金服。全世界都在为这家在线金融服务提供商未来可能的发展感到困惑。而现实情况是,目前它是一家盈利不稳定的被投资公司,面临着巨大的监管风险和无情的竞争。

蚂蚁牛市

蚂蚁金服始终没有给阿里巴巴带来稳定的利润。

图片 4

蚂蚁金服为阿里巴巴贡献的利润
来源:阿里巴巴

该平台的最后一块支柱——内容和云服务——还没有证明它们能够盈利,目前也没有多少迹象表明情况会很快好转。

其结果是阿里巴巴的业务陷入一片真空地带——正如我8月在文章中所讨论的那样:它的旧模式正在苦苦挣扎,而新模式压根不存在。

在马云准备离开之际,他的梦想是像比尔·盖茨(Bill
gates)那样退而不休,全身心投入到慈善和教育事业中,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在创始人离开后,微软经历了“失落的十年”:史蒂夫·鲍尔默(Steve
Ballmer)未能把握住下一个大热点(移动领域),而是拼命抓着行将消逝的旧事物(PC领域),导致微软股价表现一度极为惨烈。

从历史中汲取教训

微软的表现说明,创始人在没有明确愿景的情况下离职、留下新的管理层苦苦寻找下一个大热点,将有可能带来风险。

图片 5

微软股价,从左至右依次为:鲍尔默成为CEO,坚守PC领域业务;iPhone诞生,预示智能手机时代到来;纳德拉担任CEO,专注云业务

在马云这封1000字的公开信中,他谈到了继续前进的必要性、阿里巴巴合作伙伴关系的力量,以及自己为了接班人计划已经考量了10年的事实。然而,“未来”这个词只出现过一次。

在我看来,他似乎并没有花足够的时间来规划阿里巴巴的下一次成功。

(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、彭博有限合伙企业、《商业周刊/中文版》及其所有者的观点。)

撰文:Tim Culpan 编辑:冀敏璇
翻译:涓总

◆ ◆
◆ ◆ ◆

……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